福建資訊門戶網站 首頁 > 要聞區域經濟 正文

重型機械密云盜砂 潮河遍布“隕石坑”(組圖)

2015-12-21 15:48:00 來源:互聯網
評論(0 收藏(0
今日凌晨1時許,密云太師屯鎮城子村西北的潮河河道上,鉤機從河里挖出砂石。
今日凌晨1時許,密云太師屯鎮城子村西北的潮河河道上,鉤機從河里挖出砂石。
12月4日下午1時50分,密云北甸子橋兩側,一臺鉤機正在潮河河道里挖砂。
12月4日下午1時50分,密云北甸子橋兩側,一臺鉤機正在潮河河道里挖砂。
12月4日下午1時,潮河密云高嶺鎮下會村段遍布大坑。 因近期盜砂不斷,河道變窄,河水污染。圖為無人機航拍畫面。 A08-A09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王子誠 彭子洋
  12月4日下午1時,潮河密云高嶺鎮下會村段遍布大坑。 因近期盜砂不斷,河道變窄,河水污染。圖為無人機航拍畫面。 A08-A09版攝影/新京報記者 王子誠 彭子洋
  20日凌晨兩點,北京的霧霾紅色預警還未解除,密云太師屯鎮城子村深處一個“大型工地”已是熱火朝天,“哐當哐當”的響聲打破了潮河的寧靜,拳頭大小的黃色亮光在河道內閃爍。10余臺大型鉤機像一把把大勺子直插潮河河心,來回地攪動,幾秒鐘便掏出一大鏟砂石。一小時內,9輛近百噸大貨車在此裝滿砂石揚長而去。

  新京報記者調查,潮河高嶺鎮、太師屯鎮段挖砂現象從10月初復燃。“有砂場河砂存量有3萬噸。”潮河沿岸兩名砂場負責人稱,有老板承包了河道治理工程,邊治理邊開挖。

  中國交通通信信息中心高級工程師、長期從事北京水資源考察的張峻峰表示,潮河是密云水庫的重要水源地,其北京流域內明令禁止挖砂取石。挖砂會導致潮河生態系統自我凈化功能減弱甚至喪失,對密云水庫的飲用水安全造成威脅。

  盜砂機器轟鳴河水沿砂堆流過

  80歲的高嶺鎮下會村村民胡啟鳳站在潮河岸邊,“你聽,它早已經沒有了靈氣。”不到50米寬的河道隨處填滿砂石,遠看像一個個直徑數米寬的“隕石坑”。

  這條因河流湍急“作響如潮”得名的河,如今流經的密云區域,響聲如潮的卻是機器的轟鳴。

  11月12日午后,在密云下會村“哐當”、“哐當”的響聲隔著一片桉樹林從潮河傳來。

  走近潮河,岸邊還積著雪,雪上布滿一條條清晰的車輪印,河水表面結了冰。

  “鉤機一下去,什么冰破不了?”一位砂場的老板笑著說。

  沿著響聲,越來越多的砂石堆出現在眼前,有的一兩米高,有的三四米,上面長滿雜草。砂石堆之間像筑起了彎彎曲曲的屏障,河水只能沿著石堆之間的縫隙緩慢流淌。

  在兩三米高的砂石堆之間,一根黃色的鐵臂在左右移動,它像個勺子,伸進河里,僅幾秒鐘,鐵臂沾滿了水,裝滿砂石倒在一旁。

  在下會村土生土長的胡啟鳳眼中,這些年,像這樣盜砂的幾乎從未消停過。鎮里也偶爾有巡查隊的來檢查,“但一來他們就停工,走了之后,繼續干。”

  在下會村潮河段挖砂的工人對外聲稱他們是在治理河道,得到當地政府部門許可,有開采許可證。然而密云環保局執法大隊一名工作人員稱,按照規定河道治理工程是為了河本身,不是開采砂石,河砂不允許外運。

  然而近日潮河砂石的交易并不隱蔽。18日下午,記者通過網絡聯系上一位密云郭姓賣砂者,網上顯示的經營信息地址在密云,出售有潮河的水洗砂、旱砂、石子、混料等。

  據多名砂場老板稱,潮河河砂品質好,建房子比普通成品砂耐用,河砂原料就能賣1200元一車(80噸),經過加工的水洗砂,能賣到35元錢一噸,比普通的成品砂每噸要貴3至5元錢。

  治理之名掩護下的采砂場“有的砂場河砂存量至少有3萬噸。”潮河沿岸兩名砂場負責人均稱,那些都是被別人承包的河道治理工程,邊治理邊開挖。

  潮河兩岸,大大小小的砂場并不少見。在密古路與京密路交叉口到古北口鎮的17公里長的道路兩側,至少分布著9個砂場。

  提到在北京境內的潮河挖砂現狀,一位趙姓砂場老板有些遮遮掩掩。“現在沒人敢挖,這可是犯法的事兒。”

  趙老板自稱,他的原料

  基本都來自河北。據他透露,在下會村河道里的挖砂鉤機是密云當地一位仇姓老板的,此人背景雄厚,承包了治理河道的工程,便挖砂出售,自己只是偶爾從仇老板那買一點。

  京密路與松曹路路口也有一個大型砂場,該砂場李姓老板也證實,北甸子橋和下會村段的鉤機都屬于仇姓老板,他們借著治理河道的名義,光明正大地挖砂,然后把河里挖來的砂石偷著賣。

  12月18日,為了減少霧霾,北京市空氣重污染應急指揮部發布紅色預警,其中要求19日7時至22日24時,砂石運輸車等重型車輛禁止上路行駛、施工工地停止室外施工作業。

  從18日到20日三天時間,下會村至北甸子橋兩側的鉤機都沒有作業。潮河兩岸似又恢復了平靜。

  19日下午,下會村段的鉤機并沒有作業。20日下午,記者以買砂名義聯系上仇老板,他爽快地稱有潮河下會村至北甸子村段的河砂原料出售。

  前述李老板透露,仇的河砂一般都是昌平、懷柔有砂場直接來河道內拉走,或是挖出來到密云城區的砂場洗了再出售。采砂也都在夜間進行。

  結合前述密云區水務和環保部門的說法,河砂并不能外運,能外運的只是固體廢物。高嶺鎮一位村民分析,本身盜砂就潛伏在河流兩岸,不容易被發現,如今借著河道整治為名,偷賣河砂,隱秘性就更強。

  重型鉤機凌晨潮河“吸砂”

  一輛鉤機揮動著吊臂,將鏟頭直接伸進結冰的河面挖砂。20日凌晨兩點,潮河太師屯鎮城子村段,不到兩公里內,10余輛打著亮光的鉤機正在盜砂。

  為防止盜砂,潮河、白河沿岸如今豎起了近千塊警示牌。12月19日晚,太師屯鎮城子村入口處,一塊警示牌上寫著:水源保護區禁止采石、挖砂等行為。落款是北京市密云水庫管理處,并附有舉報電話。

  然而“哐哐當當”的機器轟鳴聲,一直從城子村深處傳出,遠處拳頭大小的亮光固定地在林間閃爍著,當時已是20日凌晨兩點。

  此時至少有4輛大貨車裝滿砂料,緩慢地駛出村口,白晃晃的車燈從林間透出。當地砂場老板透露,這些10輪大貨車至少可以裝載80噸砂料,有些大貨車經過改裝,加高車槽,裝載量甚至超過百噸。

  從城子村村口,沿著潮河往里走兩公里左右,蔚為壯觀的一幕出現了。

  原本近百米寬的河道,70米左右都被泥沙填平,在河道上鋪出了一條貨車出入的土路。土路上近10米高的砂料沿河堆放著。

  一輛鉤機揮動著吊臂,將鏟頭直接伸到結冰的河面里挖砂。十來分鐘后,一處的河砂挖空后,鉤機掉頭又轉到一旁的河面繼續挖砂。

  沿河不到兩公里內,10余輛鉤機正在挖砂,它們將河里挖起來的砂子直接扔到兩米高的網篩上,發出沙沙聲。鉤機工人的臉在黃色探照燈下,泛出油光。旁邊的砂堆足有一層樓高。

  附近等候的大貨車不斷駛進砂場取砂,一個小時內,至少有9輛大貨車裝滿砂料后駛出村口,往京密路方向開去。

  凌晨3點半,城子村村口,兩輛經過改裝的大貨車,兩米高的車槽里裝滿細砂,溢出車槽數十厘米。

  按照潮河附近多名砂場老板的說法,潮河流域的河砂原料,每車80噸可以賣1200元左右,利潤在售價的一半左右。以一車600元左右的利潤估算,記者在現場的那一個小時內,這9車河砂至少能獲利5000多元。

  12月20日,城子村的一名村民告訴記者,村子里潮河沿岸的挖砂現象已經存在至少有一個月,大車從密古路進來直接穿過村子駛往河邊,村里的路上全是遺撒的砂石,一過車就是一陣土。轟隆的引擎聲也徹夜影響著河岸兩邊的居民。

  禁止挖砂石十四年

  12月18日,密云環保執法監察大隊和密云水務局回應,下會村和北甸子村之間的北甸子橋區域是他們的治理范圍,但從2001年開始,北京市出臺相關規定,全區域禁止挖砂,不可能有開采許可證。

  據密云有關負責人介紹,近年,由公安、水務、國土、鄉鎮等四部門組成的聯合執法行動組,曾多次對盜采砂石的行為進行嚴厲打擊。但據媒體的公開報道,潮河流域的盜砂現象卻時有發生。2005年甚至出現不法分子持槍對抗執法人員一幕。

  新京報曾報道,2005年一天夜里,懷柔水務局執法隊接到舉報,稱有人在潮白河河道內盜挖砂石,懷柔區水務局副局長劉久龍立刻通知公安分局,警察帶著5支微型沖鋒槍,和水務局執法隊一共30多人趕到現場。

  借著對方打開的車燈,劉久龍看到面前數不清的大型空卡車一字排開,“像城墻一樣”。隨后數十名盜挖者圍到執法隊員面前,執法隊員看見,對方也拿著槍。

  2001年,北京市政府發出文件《關于關停本市范圍內砂石場的實施方案》。該方案明確提出:2003年年底前,北京要關停所有砂石場;此外,禁止在河道及河道兩側開采砂石。

  2010年7月 北京市啟動“百日整治行動”,其中就包括打擊河道內非法盜采砂石。打擊的同時,潮河流域的治理也在展開。

  據一份在今年7月公布的密云縣(如今區)潮河(密云水庫上游段)治理工程環評中顯示,為保障潮河安全行洪,保證周邊地區工農業及居民安全,給河道兩岸村鎮建設創造良好的水生態環境條件,密云縣水務局擬建設“密云縣潮河(密云水庫上游段)治理工程”。

  其中工程治理起點為密云與河北交界處,終點為密云水庫,總長26公里,途經古北口鎮、高嶺鎮、太師屯鎮。工程總投資12292.54萬元,預計總工期為9個月。

  此處工程正是上述出現盜砂現象的河段。12月18日,密云環保執法監察大隊和密云水務局回應,下會村和北甸子村之間的北甸子橋區域是執法部門的治理范圍,但從2001年開始,北京市出臺相關規定,全區域禁止挖砂,不可能有開采許可證。

  兩個部門的工作人員還同時提到,外運和買賣河砂原料都是禁止的,“如發現砂石料外運現象,可直接報警。”

  密云水庫飲用水安全受威脅“潮河最終匯入密云水庫,密云水庫又是北京重要的飲用水源地,某種程度上,這樣的行為就是在危害公共安全。”中國交通通信信息中心高級工程師、長期從事北京水資源考察的張峻峰稱。

  潮河岸邊附近村莊道路,常常布滿砂石。一位高嶺鎮的村名回憶,國家改革開放后,曾經倡導植樹防風沙,那時候,潮河兩岸的風沙得到有效抑制,大風吹過,河灘的砂石也難以揚起。

  而這些年挖掘機在潮河兩岸晝夜不停地瘋狂盜采,一些過深的砂坑使地下水溢出,水質遭到了極大污染,“生態環境被如此破壞,實在令人痛心”。

  張峻峰介紹,潮河是密云水庫的重要水源,其北京流域內明令禁止挖砂取石。

  據媒體報道,截至2012年8月31日8時,密云水庫蓄水量11.6億立方米,只有總庫容43.7億立方米的1/4。而潮河目前供應了密云水庫4成左右(另一個是白河,也在4成左右),當日密云水庫下會水文站的日平均入庫量在2.04立方米/秒,只有30多年前的1/10。

  “首先破壞的是該段河流的生態系統。”張峻峰解釋,挖砂會破壞水體生物的生存環境,導致原有的生態系統自我凈化功能減弱甚至喪失。潮河從河北流入北京,自然會有一定的污染,挖砂取石就是在破壞河流原有的生態屏障。

  挖掘河床、攪動河水,勢必會造成河水渾濁,大量被攪起的泥沙流入密云水庫,對水質和水庫庫容量都有影響。而河床中的大坑改變了水流方向,產生漩渦,上下游的水流系統都會有影響。

  除此之外,張峻峰說,多臺大型機械作業時產生的燃油、機油泄漏,尾氣的排放,對水質的污染也不容忽視。

  A08版-A09版采寫/新京報記者 吳振鵬 趙力 趙吉翔 實習生 陳光
責任編輯:yuan4ren

延伸閱讀

浙江6十1怎么算中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