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科技 > 正文

先割喉后斬首 宋江殺惜從容不迫 兩個字證明宋江花榮根本就沒人性

2019-12-30 12:38:36 來源: 閱讀:1
評論(0 收藏(0

《水滸傳》里的好幾個梁山好漢都戴了綠頭巾,宋江的閻婆惜、盧俊義的娘子賈氏、病關索楊雄的二婚夫人潘巧云,都紛紛背叛了丈夫,并且也成了丈夫被“逼上梁山”的主要推手,但是細想起來,這三個人頭巾變綠,似乎原因都一樣——對老婆比較冷淡,這才被有心人鉆了空子。

但是細想起來,宋江和閻婆惜的關系,還真跟盧俊義、楊雄夫妻有些區別,倒是更像鎮關西鄭屠與金翠蓮、九紋龍史進與李瑞蘭的關系。閻婆惜與李瑞蘭一樣都是煙花女子,又和金翠蓮一樣寫了賣身契被當做妾侍的,不同的是鄭屠對金翠蓮曾經有一些感情,史進對李瑞蘭更是用情極深十分信任。

其實閻婆惜母女曾經是把宋江當做終身依靠的,閻婆當時肯把女兒送給宋江,也是因為他“常常散施棺材藥餌,極肯濟人貧苦”,是個“好人”。但是不知道讀者諸君注意到沒有,宋江當時也是讓閻婆惜寫了賣身契的,所以閻婆惜拿到宋江私通梁山的把柄之后,第一個要求就是“你可從今日便將原典我的文書來還我?!?/p>

所以說宋江和閻婆惜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夫妻關系,因為如果明媒正娶,是要有婚書的,閻婆惜要想改嫁,是需要宋江像林沖那樣寫“休書”的而買來的閻婆惜則不同,只要宋江歸還或銷毀閻婆惜的賣身契,那么閻婆惜就成了自由人。

而宋江買來閻婆惜,也就新鮮了幾天,“初時宋江夜夜與婆惜一處歇臥,向后漸漸來得慢了”,這就是典型的喜新厭舊始亂終棄了,而閻婆惜是指望宋江能夠把她當做正房妻子的,因為宋江當時是沒有老婆的,這一點閻婆惜的老媽閻婆是已經打聽清楚了的。只可惜在宋江眼里,閻婆惜“又不是我父母匹配的妻室,他若無心戀我,我沒來由惹氣做甚么?我只不上門便了?!钡扔谑欠艞壛碎惼畔?,但是有沒有真正還給閻婆惜自由——那張賣身契還攥在宋江手里,而宋江是可以“有理有據”地要回他送給閻婆惜的金銀珠寶和“點身錢”的,至于會不會向鄭屠那樣獅子大開口要“三千貫”,或者把閻婆惜轉手倒賣,都是未知數。而按照宋朝的法律,宋江是有權把閻婆惜轉賣甚至當做禮物送人的。

宋江為什么不肯明媒正娶并給閻婆惜一個名分呢?這一點在宋江和花榮的話語中都可以找到根本原因,歸納起來就兩個自:“煙花”。當宋江被清風山錦毛虎燕順矮腳虎王英拿住,馬上就要變成醒酒湯的時候,他那顆黑心里想的的不是自己罪有應得遭了報應,而是“我的造物只如此偃蹇!只為殺了一個煙花婦人,變出得如此之苦。誰想這把骨頭,卻斷送在這里!”而小李廣花榮說得更是直白:“聽得兄長殺了一個潑煙花……且住數年,卻又理會”。這兩句話證明宋江和花榮一樣毫無人性,在他們眼里,閻婆惜就是一個性命如草芥的“煙花女子”,殺了也就殺了,不過是“人命些些小事(《紅樓夢》中語)”。

毫無人性的宋江和花榮,只為了栽贓秦明,就能把數百人家燒做白地,他們行兇過后的一片瓦礫場上,橫七豎八,殺死的男子婦人,不計其數。所以殺死一個“煙花女子”,在他們眼里就跟碾死一只螞蟻一樣不值一提。也許有人說,宋江殺死閻婆惜屬于激情犯罪,或者干脆說就是失手誤殺,宋江殺人之后也是手忙腳亂而且未嘗沒有悔意的。但是我們來看一看原著,就知道宋江有多么冷血,有多么從容不迫:“ 宋江左手早按住那婆娘,右手卻早刀落,去那婆惜顙子上只一勒,鮮血飛出,那婦人兀自吼哩。宋江怕他不死。再復一刀,那顆頭,伶伶仃仃,落在枕頭上?!?/p>

宋江對閻婆惜,不但割喉,而且斬首,然后就在血泊里翻出他私通梁山的證據一把火燒掉,做得有條不紊——在他心里,殺了一個自己買來的“煙花女子”不值一提,重要的是銷毀晁蓋那封信,那才是自己的真正的罪證。

宋江殺人后還想拿錢擺平閻婆:“我頗有家計,只教你豐衣足食便了,快活過半世?!倍鴮μ稍谘粗械臒o頭閻婆惜,宋江則想輕描淡寫地處理掉:“這個容易。我去陳三郎家,買一具棺材與你。仵作行人入殮時,我自分付他來?!比绻皇情惼藕軝C智地假裝宋江,恐怕自己也被殺人滅口了,而宋江也有辦法“吩咐仵作”,弄出個母女自相殘殺的“現場勘驗結果”來,那時候宋江真的可能逍遙法外呢……

來源:百家號     日期:18-01-25

推薦閱讀:葉紫網

浙江6十1怎么算中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