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科技 > 正文

著名的北京375路公交車事件,知道的人不多了!

2019-12-30 17:32:04 來源: 閱讀:1
評論(0 收藏(0

我做了四年公交司機,心中的秘密也整整壓抑了四年,我來親身講述你所不知道的列車驚悚事件。

我叫劉明布,是個公交車司機。但我和其他司機不一樣,我開的是深夜班次,而且每天12點發車,只需要開一班??删褪沁@樣,公司依舊給我開了六千的工資,包吃住,據說不定期還有福利。

說真的,面試的時候我也懷疑這是在忽悠,但我奶奶心肌梗塞,家里急需要錢,所以就算是個幌子我也要試一試。

今天是我第一次出車,晚上十一點五十,主管陳偉去宿舍找到我,遞給我一根煙笑道:小劉啊,先抽根煙,咱倆噴會。

我看了一下手機,說道:陳哥,五十分了,我先去準備一下吧,一會該發車了。

誰知陳偉笑道:木事,哥給你說幾句話,你記住啊。

第一,到了焦化廠終點站,可以休息五分鐘,但別超過十分鐘。

第二,在返回的路上,不準中途載客,哪怕是個快死的人,你也不能讓他上車,必須在站點停車!

第三,不準在車上抽煙,更不能攜帶打火機易燃易爆品。

這些你都聽明白了嗎?

我聽著點了點頭,感覺這幾件事都挺合理的,第一是職業規范,第二是不讓偷懶,第三更是公交司機必須遵守的行為準則。

至于陳偉語氣的古怪之處,我權當沒聽見,待遇擺在那。

時間差不多了,我這就一路小跑,上了藍星14路公交,從房子店總站出發。

說真心話,這輛14路公交車,比我以前開的還要破,開動的時候明顯能聽到底盤晃動的聲音,駕駛座雖然很軟,但凹凸不平,感覺就像是有一雙手在駕駛座下托著我的屁股,遇到顛簸的道路,顛的蛋疼。

開出總站,夜晚的道路很黑,而且房子店這里距離市區實在太遠,太偏,路上也沒個路燈,車頭大燈的光線還很弱,開著很不舒服。

由于是午夜十二點,每個車站幾乎都沒人,一口氣開了五六站地,才在采摘園這一站上來一個小伙子,看到我的第一眼就驚訝道:喲,換師傅了啊。

我點頭微笑,說:是啊,今天剛上班。

車上沒人,小伙子也很健談,遞給我一支煙笑道:來,師傅,您先抽著。

我搖頭笑道:不了,車上不讓抽煙。

“木事啦,抽一根煙又能咋樣,抽唄?!毙』镒雍苁菬崆?,但我堅持不抽,只是把煙夾在了耳朵上。

又往前開了幾站地,在魅力城這一站,上來了一個小女孩,神情很是落寞,我友情提示道:小姑娘,上車請投幣。

小姑娘抬頭看向我,小聲問我:叔叔,如果我沒錢,你讓我坐車嗎?

我一愣,啞然笑道:當然可以。

我從兜里掏出一塊錢硬幣,砰的一聲丟進自動投幣箱里邊,然后對小姑娘笑道:這一次算是叔叔請你了。

小姑娘并沒有對我笑,而是神情漠然的走到了公交車的后邊。

這一路上行駛倒也挺暢通,比我以前開公交爽多了,開午夜末班車的好處就是不堵車,不浪費時間,幾乎是一口氣就開到了焦化廠終點站。

乘客都下了車,我坐在駕駛座上休息了一會走。

停頓約莫有三分鐘,我就重新發車,趕往房子店。

這返回的路程,那更是簡單,站點幾乎都沒人,一路上就那么三三兩兩的乘客,第一天上班很是順利。

回到我自己的單人宿舍,洗腳的時候,我想起了耳朵上夾著的香煙,就從耳朵上取下來,點燃,剛抽了一口,頓時感覺特別辣喉嚨,就像抽雪茄一樣。

這是什么牌子的香煙?這么沖?

我捏著煙嘴,在燈光下看了一眼,僅此一眼,我嚇的手一哆嗦,差點把香煙都給扔了!

第2章 神秘女人的身份證

水晶宮香煙。

這個牌子的香煙,是山西曲沃卷煙廠出產的,早在十幾年前就已經停產了!

我又抽了一口,感覺味道跟水晶宮香煙很像,因為小時候過年點鞭炮,總是學著大人的模樣,點一支煙,快滅的時候就抽兩口,我隱約感覺味道是差不多的!

我坐在床邊發愣,仔細的回想那個遞給我香煙的小伙子,心想這家伙是從哪弄的這種香煙?難不成是他爹收藏的?但香煙這東西別說放十幾年了,放幾個月都會發霉長毛。

難不成現在還有一些制假商販,特意制作這些停產的香煙?這么一想,也不對啊,造假煙的都是仿中華,仿玉溪,芙蓉王這一類的高價煙,誰仿這種便宜貨???

這事我想不明白。

第二天,還是如往常一般,十二點發車,這一次沒遇見那個遞香煙的小伙子,一連開了好幾天,也沒再遇上他。

可就在第二個星期的星期五,我再次遇上了那個沒錢坐車的小女孩。

她上車后問:叔叔,如果我沒錢,你讓我坐車嗎?

看她年紀約有十三歲的模樣,而且這一身打扮不像是窮苦人家的孩子,可能是父母管教的嚴,平時不給零花錢,又或者自己貪嘴,把坐車回家的錢都買了零食。

我說行,叔叔再請你一次。

就這么開了一個月,我發現每逢星期五,這小女孩都會準時在魅力城這一站上車,而且身上從來沒有錢,每一次都可憐兮兮的問我,如果沒錢,讓不讓她坐車。

又一次車上沒有乘客,只有小女孩我倆,我說:這樣吧,你對叔叔笑一下,叔叔就請你坐車,好嗎?

誰知小女孩木訥的搖了搖頭,臉上根本沒有一絲表情。

可能她不愛笑吧。

連續開了兩個月,每逢星期五,我都會準時在魅力城這一站遇上小女孩,她從來不帶錢,后來我發車回到房子店總站的時候,跟陳偉喝酒聊天,說起了這事。

誰知我剛一說,陳偉臉色就變了,他小聲問我:那小姑娘是不是每個星期五都坐末班車?

我抿了一口酒,點頭說:是啊,從來不帶錢,而且不管有沒有空座,她都不往座位上坐,就站在車廂中間。

陳偉喝的有點多了,此刻瞇著眼,饒有深意的笑道:不用管她,那小女孩沒錢,就讓她一直坐吧,沒事。

我點了點頭,跟陳偉碰了一杯,然后又說:不過這小女孩可真怪,我請她坐這么多次公交車,讓她對我笑笑,她都不帶一絲表情的。

撲通一聲,陳偉聽了我的話之后,手中的一次性酒杯直接掉在了地上,白酒灑了一地,他趕緊彎腰去撿杯子,滿嘴酒氣的對我說:哎喲老弟啊,你可別再跟她說這話了,她就是想對你笑,你也別讓她笑,明白嗎?

陳偉像是喝多了,說話的時候都醉眼惺忪,可我沒喝多啊,我追問道:陳哥,為啥???

陳偉趴在了桌子上,嘴里不知道嘀咕著什么,竟然就這么睡著了。

我搖晃他好幾次,他哼哼唧唧的,看起來醉的不輕,讓陳偉攙扶到了他的宿舍,我也休息去了。

第二天起床已經是中午了,昨晚上喝的有點多,頭疼,到食堂吃飯的時候,都迷迷糊糊,剛端著飯菜坐下來,就聽到后排兩個婦女小聲議論道:快看,快看,這就是那個新來的14路公交司機。

另外一個帶著一股幸災樂禍的感覺小聲說:剛走了一個老頭子,又來一個膽大的,這小伙子應該也很缺錢吧。

這兩個婦女都是69路公交車上的售票員,平時我很少在食堂吃飯,偶爾見過她們一兩次,但她們話里的意思我就不懂了。

因為奶奶的重病,我是缺錢,但這跟我膽子大不大有什么關系?

我也沒在意她們的話,只是回頭看了她們一眼,她們立馬裝出一副認真吃飯的樣子。

晚上十二點,我準時從房子店發車,車子開到孫家灣這一站的時候,上來一個約莫五十歲的中年人,他投幣后沒直接走到后邊的座位上,而是先給我禮貌的微笑了一下,說他姓黃。

“你好?!蔽尹c頭,同樣還以微笑。

當14路末班車行駛到魅力城的時候,車子還沒靠近站牌,大老遠我就看到了那個表情木訥的小女孩,就在我即將靠站停車的時候,忽然車廂后邊傳來一聲:別停車!

我一愣,轉頭朝著后邊看去,跟我說話的正是五十多歲的中年大叔,他身材不高,頂多一米六五,還有些禿頂。

“大叔,這正常站點,怎么不能停車呢?”說完,我就準備把車子停在魅力城這一站。

誰知那個大叔竟然直接從座位上沖了過來,滿臉怒氣的跟我說:不能停!繼續開,小伙子你聽我的沒錯!

說話時,那家伙竟然直接過來抓我的方向盤,還伸腳過來踩油門,看他掛檔,踩油門,握方向盤的一系列動作,幾乎是一氣呵成,我感覺他肯定是個常年開車的老司機,而且也熟悉這種老式藍星公交。

結果,車子還沒到魅力城的站點,就直接一口氣沖了過去,我回頭大吼著說他:你這是擾亂公共秩序!如果接到乘客投訴,我會被批評的!

中年大叔說:狗屁,陳偉那小子敢批評你試試?

一聽他這話,我愣了一下,他又說:我以前就是開這輛車的,也是上夜班,發最后一趟末班車,小伙子,你聽我的就沒錯,再遇上那個小姑娘,別讓她上車就對了。

我疑惑,問:小女孩沒帶錢而已,犯不著這么絕情吧。

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,說:年輕人就是這樣,什么都不在乎,反正你要是再讓她上車,你就會有大麻煩!

我又問什么大麻煩?

他不再理我,一言不發回到了座位上,這事給我整的摸不到頭腦,云里霧里的。

公交車返回的時候,魅力城那個小女孩還傻傻的站在公交站牌下,我透過窗戶看了她一眼,她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在對著我笑。

我記得很清楚,所有詭異的事情,就是從這一天開始的......

來源:網易號    日期:2019-01-21 

推薦閱讀:葉紫

浙江6十1怎么算中奖